《洗冤集录》:汇聚古代法医学之大成

2018/6/22 22:27:19 人评论 次浏览 分类:法医热点

  我国早在先秦时期就有了服务于司法刑侦的法医检验工作。至唐宋,检验制度在当时世界上已处于先进地位,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孕育出了世界法医学史上的巨著——宋慈的《洗冤集录》。

  宋慈以审慎态度和求实精神撰成《洗冤集录》

  宋慈(1186年至1249年),字惠父,南宋建阳县童游里,父宋巩官至广州节度使。宋慈少时拜朱熹的弟子吴稚为师,受朱熹理学思想影响很深。在太学期间,喜欢诸葛亮著作,常以“治世以大德,不以小惠”自勉。

  嘉定十年(1217年)宋慈中乙科进士。此后,在二十多年时间里,宋慈先后担任过福建长汀知县、福建邵武军通判,摄郡事;又任南剑州通判、任司农丞、知赣州、广东提点刑狱、江西提点刑狱、知常州军事、广西提点刑狱;除直秘阁、湖南提点刑狱使;进宝谟阁,奉使四路皆司“臬事”(即掌管刑狱);拔直焕阁、知广州,任广东经略安抚使等职务。

  由于宋慈关心民苦,在刑狱问题方面素持审慎态度和求实精神。他在掌管刑狱的过程中,实事求是,刚断果毅,以民命为重。他说:“狱事莫重于大辟,大辟莫重于初情,初情莫重于检验。盖死生出入之权舆、幽枉曲伸之机栝于是乎决。”意思是说,“大辟刑”即生命刑是最重的刑罚,这种刑罚是由犯罪事实决定的,而犯罪事实必须经过检验才能认定,所以检验的结果往往是生死攸关的。唯其如此,对待检验决不能敷衍了事。宋慈自称“慈四叨臬寄(四任执法官),他无寸长,独于狱案,不敢萌一毫慢易心”。这确实是他多年为刑狱之官的认真态度的写照。

  为使检验能真正做到实事求是,宋慈敢于冲破理学“视听言动,非礼不为”“内无妄思,外无妄动”的清规,不受“不能检验隐秘部位”的世俗教条的束缚,告诫检验官员:切不可令人遮蔽隐秘处,所有孔窍,都必须细验,看其中是否插入针、刀等致命的异物;并特意指出:检验死妇,不可羞避,应抬到光明平稳处,令众人见,以避嫌疑。学者出身的宋慈,本无医药学及其他相关科学知识,为弥补这一不足,他一方面刻苦研读医药著作,把有关的生理、病理、药理、毒理知识及诊察方法运用于检验死伤的实际;另一方面,认真总结前人的经验,以防止“狱情之失”和“定验之误”。正因如此,时人评价他说:“听讼清明,决事刚果,抚善良甚恩,临豪猾甚威。属部官吏以至穷闾委巷,深山幽谷之民,咸若有一宋提刑之临其前。”

  为纠正当时检验工作中存在的诸多问题,宋慈对当时传世的尸伤检验著作加以综合、核定和提炼,并结合自己丰富的实践经验,在淳佑七年(1247年)冬,即逝世前两年,完成了《洗冤集录》的撰写。

  《洗冤集录》内容及成就

  《洗冤集录》书名就起得好,一看就觉得有人情味,既有科学性,法纪性,还有纪实性。该书是在收集、整理、甄别前人《内恕录》等书内容的基础上,结合当时法医实践,依循国家法典和医学原理写成的。

  全书分为五卷,共53章(附一章),总体构架可分为总论、分论、余论三部分。第1章至第5章为总论,辑录宋代颁行的《尸检格目》等条令共29则,使本书具有法律权威,强调检验工作的政策性与严肃性,为后文论述提供了法理依据。第6章至第49章为分论部分,是全书的主体,专章论述初检、复检、验尸、验女尸、验腐尸、验无名尸及掘墓、洗罨,札口词,填报尸单等项的法定业务程序、注意事项、技术技巧、工作程序有严格的规范;专章论述缢死、溺死、焚死、病死、毒死、跌死、醉饱死、男子作过死等非正常死亡的个体检验要则与政策规定,要求严格查明自杀、他杀、误杀、故杀,仔细取证并作出死因推断;要求严格区分伪伤、轻伤、重伤、致命伤,为判案断狱提供切实可靠的依据。第50章至第53章为余论,是对前述内容的充实与加强,主要讲了“辟秽”与“救死”两大问题。其中,关于救死问题,汇集了古代民间急救的种种单方与处置技巧,也一一甄别、说明、补正;对于中毒、中暑、杀伤、冻死、吊死、溺死等非正常死亡病状的鉴别尤为有效。当然,由于本书毕竟写成于700年前,某些条目写得不够科学,也是可以理解的。宋慈用他那个时代最先进的科技手段,为一些人洗去了不白之冤,得到人们的广泛崇敬。《洗冤集录》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中医学运用于检验,取得了诸多的科学成就。主要有20余项:

  血脉坠下(血斑)的表现与成因;

  尸体腐败的过程、事件与性状,影响腐败的气候、个人年龄与体质条件;

  腐败尸体的棺内分娩;

  动物毁尸与生前伤鉴别;

  缢死的绳套分类,多种体位下均可缢死;

  缢死的索沟特征,影响索沟性质的各种条件;

  缢死与勒沟的正确区别;

  缢死时舌是否伸出齿列与颈部索沟的位置有关;

  缢死时有流涎、二便失禁现象、牙齿赤色;

  悬垂位缢死尸斑见于下腹和腿部;

  溺死者手脚爪缝有沙泥,口鼻内有水沫;

  皮下出血的性状、大小与凶器的关系;

  以皮下出血为生前损伤的指征;

  骨折的生前死后鉴别;

  刃伤(锐器损伤)的生前死后鉴别;

  ……

  上述成就有些虽然属于经验范畴,但却与现代科学相吻合,令人惊叹。如用明油伞检验尸骨伤痕,就是一例:“验尸并骨伤损处,痕迹未现,用糟(酒糟)、醋泼罨尸首,于露天以新油绢或明油雨伞覆欲见处,迎日隔伞看,痕即现。若阴雨,以热炭隔照。此良法也。”“将红油伞遮尸骨验,若骨上有被打处,即有红色路,微荫;骨断处,其拉续两头各有血晕色;再以有痕骨照日看,红活乃是生前被打分明。骨上若无血荫,纵有损折,乃死后痕。”这是不自觉地运用了现代光学原理,现代法医学用紫外线光照检验骨伤,依据的是同一原理。

  《洗冤集录》还记录了一些刑事检验案例,令人拍案叫绝。总之,《洗冤集录》内容丰富,成就突出,是我国现存最早的系统总结尸体检查经验的法医学名著,集宋以前我国法医学之大成,较之西方最早的法医学专著、意大利人菲特利斯1602年撰写的《医师关系论》还要早350年。

  《洗冤集录》的影响

  自《洗冤集录》诞生之日起,就对世界法医学产生了重大影响。在中国,此书一出,后世司法检验官无不作为案头必备之书,作为检验尸伤、认定案情、论罪科刑的指南,成为我国司法检验的权威著作,广泛而持久地流传了700余年。

  宋元明清时期,学者在《洗冤集录》的基础上,加以订正、注释和增补,出版了数十种类似的法医学专著,但大抵不超出《洗冤集录》范围。清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国家律例馆曾组织修订《洗冤集录》,考证古书达数十种,定本为《律例馆校正洗冤录》。1873年,英国剑桥大学东方文化教授嘉尔斯在宁波时,发现官府升堂和官员现场验尸都随身携带《洗冤集录》以备随时翻阅参考。可见,《洗冤集录》的确成为了历代刑官检验的指南。

  在世界范围内,《洗冤集录》也产生了重大影响。最早将《洗冤集录》翻译、流传到国外去的是元代王与,他直接在《洗冤集录》基础上,写成《无冤录》。1438年,高丽使臣李朝成将1384年的颁行本带回朝鲜,加注刊行,取名《新注无冤录》。相当长时期内,此书一直是朝鲜法医检验领域的标准著作。1736年,日本日源尚久将《新注无冤录》翻译成日文,在短短的10年间6次再版,影响极大。

  欧洲的一些国家也先后将《洗冤集录》翻译出版。1779年,法国人将此书节译于巴黎的《中国历史艺术科学杂志》。1863年,荷兰人地吉利的翻译本在巴达维亚丽杂志刊出。1908年,德国霍夫曼又将法文本翻译成德文出版。1882年,法国医生马丁在《远东评论》发表了《洗冤集录》提要论文,1908年法文本正式出版。1908年,法国人又从荷兰文转译成法文,德国人又转译成德文。据统计,在国外,《洗冤集录》各种译本达9国21种之多,可见此书在世界法医史上也赢得了一定的地位。20世纪50年代,苏联人也发表了评价《洗冤集录》的论文,称其为“世界最古的法医学著作”。苏联契利法珂夫教授著的《法医学史及法医检验》一书将宋慈画像刻印于卷首,尊为“法医学奠基人”。


相关资讯

  • 中国法医临床学高峰论坛暨全国第二十一届法医临床学研讨会胜利闭幕

    中国法医临床学高峰论坛暨 全国第二十一届法医临床学研讨会于 2018年8月7日至9日在中国贵阳胜利闭幕,本次会议汇集了全国最顶尖的法医临床学专家学者,就法医临床学国内国际新进展进行了深入广泛的讨论...

    2018/8/13 21:58:59
  • 法医才四芳和她的新警徒弟

    在青海省玉树州公安局,有一位叫才四芳的法医,参加公安工作十几年来,参与勘验刑事、治安及其他各类案件现场数百起,尸体检验400多具……作为刑侦支队的主检法医师,她所出具的检验报告书、鉴定书无一例...

    2018/7/29 16:42:09
  • 曲靖警方首部微电影《法医故事》震撼来袭

    三代法医见证了共和国改革开放40年刑事科学技术翻天覆地的发展和变化,不变的是人民警察始终服务人民的初心...

    2018/6/25 21:05:17
  • 有什么技术能够让医学生更好地进行研究呢?

    尸体解剖对于医学生来说是否足够,医疗项目的数量正在增加,因此需求量正在增加,理想的尸体对于医学生来说更是非常难求。蒙彼利埃医学院的外科医生兼教授Guillaume Captier表示,希望通过虚拟尸体项目教会学生解剖的基础知识,当他...

    2018/6/2 16:1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