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课为何能成为"爆款"

2018/6/10 17:01:16 人评论 次浏览 分类:法医热点

  近期的大热日剧《非自然死亡》里,几位主角以法医身份展开的一系列故事,让“法医”这个低调的职业怒刷了一把存在感。那么,在你的想象里,法医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呢?

  在华东政法大学,“法医学”课程绝对是在选课时被抢爆的那一个。由于它和法学有着密切相关性,课程本身也具有特殊性和趣味性,每节课都坐得满满当当还要到隔壁搬凳子的课堂,见证了它的风靡全校。

  不仅如此,来“蹭课”的学生也不少:“选课第一轮就被刷下来,第二轮手速根本拼不上,这门课更不可能有漏可以捡,但真的很想来听,教室满了就只好从隔壁教室搬椅子了”。这样一门“盛况空前”的课究竟内含多少乾坤?

  法医课:长期实践积淀的产物

  如果要给“法医学”下个专业的定义,它是应用临床医学、生物信息学、药学和其他自然科学的理论和技能来解决法律问题、为侦查犯罪和审理民事或刑事案件提供科学证据的循证医学。该学科的发展对于建设健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司法系统具有重要作用。

  早在建校伊始,法医学课程就已经开设了,历史十分悠久。最初的法医课并不是独立的,而是与司法部刑事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里的老师共同开设的,以高学历老师为主导,由司法部刑事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和学校共同创立。此后经过调整,由刑事侦查教研室的法医教研组发展为法医学教研室,现在又叫司法鉴定教研室。目前,教授法医学的几名老师都是从司法部刑事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调来的,刑事司法学院副教授、司法鉴定教研室副主任樊静平则是其中一位。

  教学改革后,法医学加入了全校公选课的行列。樊静平介绍:“法医学主要关注的是人身伤亡的案件。从建校开始,学校领导都很重视法医学课程。华政的实验室最早就是以法医学的实验室,即尸体解剖室为基础建立的。在法律院校中,华政第一个建立尸体解剖室,并配备新风空调系统、排污系统等。”尸体解剖室实际是为教学服务的解剖室,法医学各位老师也同公安机关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

  法医学在我国历史悠久,最早的法医学检验可追溯至先秦时期。随着现代法庭科学的迅猛发展,法医学作为一项刑事科学,能够起到发现证据,分析、识别证据的作用。正是如此,樊静平认为将法医学作为一门全校公选课有着深刻的意义:“课程在满足同学们兴趣爱好的同时,要把法医学关于人体损伤和尸体现象等方面的专业知识,通过这短短36个学时课程教给学生,使学生能有基本了解。”

  上过法医学课的同学们会感到,法医学和其它法学基础理论课不完全相同,老师在上课时循序渐进的讲解,使大家逐步克服对尸体的恐惧心理,同时通过法医学的学习,使大家对人体损伤及死亡原因和相关法律后果有了进一步了解。这可以帮助大家开拓自己的眼界,有利于未来工作的顺利开展。樊静平说:“即使到现在,还有一些已经走上工作岗位的毕业生来电询问法医学相关问题,这些问题大都是他们办案过程中碰到的瓶颈问题。作为一门选修课的法医学课程,不可能让学生完全掌握相关知识,但可以提供一种思路和一般知识,让大家对法医学证据有一个初步了解。”

  授课老师:传奇一般的存在

  在华政学子之间,流传着这么一个关于法医学老师的段子:法医学老师如同一个传奇,专业水平不用多说,更传奇的是老师的工作。尸体解剖处理工作完成后,脱掉白大褂,潇洒地扯下橡胶手套扔进废物篓里,挥挥手向其他人招呼:“忙了半天了,走,吃饭去。”

  这个段子并非空穴来风。教授法医学的几名老师都是华政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人,他们将鉴定过程中遇到的各样疑难案件精心挑选,根据他们的第一手资料、照片以及各种媒体报道等,作为授课素材,以增加实践感和真实感。

  樊静平说,法医学不管是在哪个国家,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在世界各国的证据制度中都占有重要地位。在命案侦查中,需要法医尽快确定是否为凶杀案件,以便及时缉拿凶手。同时,在一些民事案件中,比如医疗纠纷的死因查明,它对促进社会和谐也具有帮助作用。

  “作为法医学老师,通过案例教学,使大家学会从社会学角度观察案件。有时候,法医证据在案件中只是一个配角,却又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同学们通过学习了解法医学知识,不光是完成了一门课程的修习,更重要的是扩展自己的知识面,为今后从事司法实践打下更为坚实的基础。”

  选课学生: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樊静平指出,来自不同专业、不同年级的同学都会对这门课程产生兴趣,但他们都有一个特征:最开始选法医课抱有一点追求刺激的“猎奇”态度,或对白大褂的法医形象有向往之心。樊静平不止一次在上课时开玩笑般地戏称:“上过我的法医课的学生,只要你每堂课都来听,以后看到尸体你不再害怕。”

  但其实,法医学是一门很专业的实践课程。“华政学子修习这门课程,我希望大家不光是满足新奇感,更要充分利用华政特有的资源优势。”

  学习了一段时间的法医学课程之后,学生们最初的“猎奇”心理慢慢淡化,很多同学逐渐认识到,法医学是一门具有专业知识的学科,对它有了全新的认识。“法医学是研究人的,所以它和医学有关。它最终需要出具鉴定意见书,也为司法实践提供了重要的证据。”樊静平说道。

  在深入了解、学习法医学课程之后,很多同学产生了一种责任感。“刚开始接触和学习法学基础知识的时候,会生出一种利用自身所学奉献社会的责任感,随着时间推进,这种感觉会慢慢淡化。但是学习法医学让这种感觉又回来了。”“尽管未来不一定会从事专业的法医工作,但以后进入公检法系统从事司法实践,法医学的知识无疑会对自己的司法工作提供帮助。”

  他们说,法医学课程“仿佛是给之前单一研究法学问题的法学院学生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相关资讯

  • 中国法医临床学高峰论坛暨全国第二十一届法医临床学研讨会胜利闭幕

    中国法医临床学高峰论坛暨 全国第二十一届法医临床学研讨会于 2018年8月7日至9日在中国贵阳胜利闭幕,本次会议汇集了全国最顶尖的法医临床学专家学者,就法医临床学国内国际新进展进行了深入广泛的讨论...

    2018/8/13 21:58:59
  • 法医才四芳和她的新警徒弟

    在青海省玉树州公安局,有一位叫才四芳的法医,参加公安工作十几年来,参与勘验刑事、治安及其他各类案件现场数百起,尸体检验400多具……作为刑侦支队的主检法医师,她所出具的检验报告书、鉴定书无一例...

    2018/7/29 16:42:09
  • 曲靖警方首部微电影《法医故事》震撼来袭

    三代法医见证了共和国改革开放40年刑事科学技术翻天覆地的发展和变化,不变的是人民警察始终服务人民的初心...

    2018/6/25 21:05:17
  • 有什么技术能够让医学生更好地进行研究呢?

    尸体解剖对于医学生来说是否足够,医疗项目的数量正在增加,因此需求量正在增加,理想的尸体对于医学生来说更是非常难求。蒙彼利埃医学院的外科医生兼教授Guillaume Captier表示,希望通过虚拟尸体项目教会学生解剖的基础知识,当他...

    2018/6/2 16:1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