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神秘的90后法医:从不说话的检材中抽丝剥茧

2018/6/2 16:16:23 人评论 次浏览 分类:法医热点

  说起法医,相信绝大多数人的第一印象,都是源自于各类警匪题材的电视剧和电影:沉着严谨,从不会说话的检材中抽丝剥茧,找出各类有力证据,直接推动剧情的发展。

  现实生活中,法医的工作可不像荧幕上那般光鲜,散发着异味的现场、成千上万的检材、不时需要加班的高强度节奏……

  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七大队(杭州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就是有着优良传统的一支队伍,涌现出“全国公安优秀刑警”李佑英,出现场最多、在一线工作时间最长的女法医、全省刑侦专家周莉红等优秀刑侦力量。

  在这些优秀前辈的带领下,七大队里的年轻法医,自然也是个顶个的好手。

  5月31日,杭州公安党建工作召开现场会,借此机会,钱报记者来到刑侦支队,带大家认识一名优秀的90后法医方涛,让大家走进这个神秘的职业。

  一次脑海里的意外闪光,发现了骨骼样本的取材新办法

  2016年8月,桐庐县公安局接报警称,在330国道沿线的一处涵洞内,发现一具白骨化尸体,提取了尸体的长骨送检刑侦支队,要求进行DNA检验。

  什么是白骨化尸体?方涛解释说,一般死亡后不久的尸体,正常情况下皮肤、肌肉等都还在,白骨化尸体则是指皮肤肌肉等软组织都已经腐败溶解消失,只剩下骨骼,也就是说,我们肉眼看到的,就是一堆白骨。

  “根据不同的环境,白骨化过程短则数月,长则数年,如果在与空气隔绝等特殊环境中,皮肤等组织可以长时间保存,就是我们看到的木乃伊之类的。”

  在DNA检验中,骨骼类样本是难点。

  “出现白骨化现场,说明尸体距离死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DNA本身也是会降解的,加之受限于骨骼的特殊结构,与血、唾液等检材相比,DNA的含量较少。”据方涛回忆,当时送检的长骨样本,由于长期暴露在潮湿的空气和水流中,环境恶劣,骨骼上已经有了很多细菌和杂质,“我们就需要对样本进行清理,在常规清理后,我心想为了更保险,再多清理一下,结果无意中发现用刀刮下来的骨屑非常薄,而且表面积较大。”

  “这些骨屑本就清理干净了,加之薄且表面积大,这样和试剂接触的面积也就增加了,这不就为DNA检验提供了很好的条件吗?”想到这一点,方涛立即进行了检验,居然成功地做出了一名男性的DNA,并且据此确定了死者的身份,正是已经失踪两年多的一名失踪人员。

  这是不是可以成为骨骼取材的新手段呢?

  对骨骼类样本进行DNA检验,实验室常用的是将骨骼清理干净后,敲成小块,然后用液氮研磨机研磨或用电钻凿取形成骨粉,再加试剂进行提取检验。

  “骨骼外部清理干净了,但是骨骼内部也有可能存在杂质等,有一定的随机性,如果用刮取骨屑的方式,我可以有选择性、可控地挑选细菌、杂质清除的最彻底的部位,取样本进行检验。”从这次意外发现后,方涛在之后的工作中,对比了常规的液氮研磨和自己发现的“刮取法”,发现通过“刮取法”取材的检验效果并不输于液氮研磨取材,由于选取的骨屑都是细菌杂质清除最彻底的部位,有时甚至效果比液氮研磨还理想。

  同时,由于实验室不会储存过多液氮,因此从联系相关单位配送液氮,需要半天到一天的时间,“刮取法”则可以省去了这部分等待时间,提高了效率。

  当然,“刮取法”也有局限,方涛表示,由于需要纯手工操作,因此对于一些小的骨骼,没有办法抓稳进行刮取,不过这个工作中的意外发现,还是给同事们在骨骼类样本DNA检验取材时,提供了新的选择。

  前辈的言传身教,让自己意识到这是责任和荣誉

  从2015年7月进入市公安局刑侦支队DNA室工作以来,三年不到的时间里,方涛已经做了几千份检材的检验,并且对自己的这份工作,有了更深的认识。这一切,与身边的前辈们,有着很深的关系。

  方涛记得,自己刚进入到DNA室时,发现大学里的教学内容,和实战并不是一回事儿,好在,方涛有着一群“好师傅”。

  “全国公安优秀刑警、我们DNA室的主任李佑英,副主任张怀才、王琴,业内资深法医高林林等前辈,从一开始就给我们授课、带教,让我们这些年轻法医可以尽快上手。”

  这近三年的工作下来,让方涛颇有感触的是,前辈们的“传帮带”,并不仅仅只是工作层面的,潜移默化中,自己感受到了前辈们对待工作的这份责任感和发自内心的自豪感。

  “法医是一份需要非常严谨的职业,虽然这些前辈们都有着多年的工作经验,也都取得了很多荣誉,但他们对待每一份检材,那份严谨,似乎已经成了本能,从未松懈过。”方涛表示,自己的这份职业,遇到一些复杂的案情,加班是免不了的,“在我工作的两年多时间里,需要加班的时候,前辈们都是第一个冲锋在前,一次都没有见过有前辈因为这个那个理由离开‘战场’的。”

  方涛记得,在2016年初,因为一个案子,当天晚上值晚班的他,从晚上8点到12点,4个小时时间里,和同事们一起处理了一百多个样本,专注于检验中的他们直到工作告一段落才感觉到疲倦。

  其实,方涛最早选择的并不是法医专业,大学时被调剂到法医专业后,随着学习的深入,方涛觉得这个专业挺有意思的。而现在,法医这份工作,并不仅仅是有意思而已,方涛心中,这已经是一份充满了自我认同感的职业。

  “我们这个群体,可能在很多人眼中是神秘的,不像冲在一线抓捕的民警那样为人所知。”但是在方涛心中,这份看似在“幕后”的工作,与前线的抓捕一样,是为老百姓平安生活保驾护航的重要环节。

  “每当送来的检材,经过我们的努力,成功比对到嫌疑人时,内心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因为我们的努力,让应该被惩罚的人收到应有的惩罚,让普通人可以在更和谐的环境中生活,多有成就感啊!”方涛忍不住咧开嘴笑了起来。

  方涛这样的事例,在杭州公安队伍中,绝不是个例。杭州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朱伟静表示,“通过’传帮带’的形式,让我们年轻的公安民警迅速成长,这是杭州公安多年来重视党建工作的直观体现,除了刑侦支队外,像首批被公安部评定的‘一级派出所’长庆派出所、被国务院授予‘全国模范交警队’荣誉称号的杭州交警机动大队等单位,取得的诸多荣誉,同样与我们的党建工作是分不开的。”


相关资讯

  • 温州法医姐妹花:剑胆琴心 巾帼何需让须眉

    说起当法医的原因,谢耀耀兴奋地说道,当年,温州医学院开始招收第一批法医新生。受到电视剧中女法医帅气形象的影响,谢耀耀不假思索地填报了法医专业。“当时全班30名学生,女生有13人几乎占了一半,据我所知,大部分的同学们现...

    2019/5/16 23:57:34
  • 真实的法医不炫酷却能剖开世间百态

    金彝说这话,是有发言权的。她从皖南医学院法医专业毕业,论资排辈她是“秦明”的“亲师姐”。毕业至今金彝一直在干法医,至今已经21年。在这位资深法医眼中,真实的法医...

    2019/3/12 21:03:57
  • 河南警方为80名法医鉴定专家颁发聘书

    省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朱海军主持会议,省公安厅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高万象宣读《关于成立河南省公安厅法医鉴定专家委员会暨第三届法医鉴定专家组的通知》,河南省人民医院首席专家、主任医师史大鹏...

    2018/10/28 18:29:17
  • 中国法医临床学高峰论坛暨全国第二十一届法医临床学研讨会胜利闭幕

    中国法医临床学高峰论坛暨 全国第二十一届法医临床学研讨会于 2018年8月7日至9日在中国贵阳胜利闭幕,本次会议汇集了全国最顶尖的法医临床学专家学者,就法医临床学国内国际新进展进行了深入广泛的讨论...

    2018/8/13 21:5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