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吴敬东破解死亡的密码为生者权为死者言

2018/5/26 9:41:31 人评论 次浏览 分类:法医名人

  “死亡有很多种,但真相只有一个。”每具尸体都有自己的密码,吴敬东所要做的,便是破解密码,让真相浮出水面。为生者权,为死者言。

  泛着冷光的解剖台上,吴敬东目光如炬。这一刻,他是与亡魂交流的行者,是破解死亡密码的翻译官,抽丝剥茧中探寻真正的死因,替亡魂讲述生前最后的故事。

  终究,吴敬东还是关掉了电视。

20180523093050.jpg

  不久前,听闻热播电视剧《法医秦明》的编剧也是法医,吴敬东本着学习、借鉴的初衷看了几集,但他发现,不少地方进行了艺术加工,与实际情况有些出入。

  跌宕起伏的剧情不足以提起吴敬东的观看兴趣,毕竟,在现实中,他亲身经历的比这些刺激百倍。

  成为法医

  泛着冷光的解剖台上,吴敬东目光如炬。作为沧州唯一一位拥有主任法医师职称的法医,沧州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53岁的吴敬东,在法医岗位上已经度过了整整30年。

  “想要成为一名拥有鉴定权(相当于医生处方权)的法医并不容易。从学医的那一刻起,要至少经过10年的努力。”而真正从事这项职业则更难,他们出现的地方,大多是命案现场或其他非正常死亡现场。在吴敬东心里,获得鉴定权不过是职业生涯的开始,想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法医,还需在实践中不断历练。这过程,就是在与死亡同行——当警方接到报案,在某地发现尸体,法医需要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勘查,提取痕迹、物证,然后将尸体运回解剖室进行验尸,将可疑点一一排除,才能最终判断死亡原因。

  31年前,毕业于河北医科大学的吴敬东,到泊头市医院做了一名普普通通的外科医生。只是因为有亲戚在公安局工作,常听其提及破案,觉得挺刺激。次年,恰逢泊头设立“法医门诊”,吴敬东没多想便报名参考,从此成了法医。

  到公安局不过十来天,吴敬东就接到报案——有人在室内发生了非正常死亡。

  到达案发地点,作为现场唯一的法医,尽管入职不久,吴敬东还是得独自进入。死者卧倒在摆放着酒和烧鸡的炕桌上,已没了生命迹象。

  吴敬东一边勘验现场,一边唏嘘不已,甚至感到无助、无奈。这并非害怕。对于尸体,吴敬东并不陌生,他只是还不太适应职业角色转换所带来的改变——学医数载,一直以救死扶伤为己任,而如今自己面对的,却是绝对救不活的尸体。

  但好在,吴敬东还是调整了过来,慢慢地,他意识到:“死亡有很多种,但真相只有一个。即便不能起死回生,但能做到为生者权,为死者言。每具尸体都有自己的密码,法医所要做的,便是破解密码,让真相浮出水面。”

  死亡味道

  2004年,吴敬东调到沧州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如今已是河北省公安厅刑事鉴定专家——1999年,河北刑侦民警大比武法医组第一名;2000年,入选公安部全国刑事技术青年人才库,成为沧州入选该人才库的第一人……

  吴敬东看重技能,更看重法医的心理素质,在他看来,如果不能适应死亡,拥有再高超的技术,都是徒劳。

  影视剧中,法医出现场通常是这样的:警戒线隔离现场与公共场所,身着制服的法医戴着手套、拎着解剖箱步履匆匆地进入现场,用各种工具将尸体检验一番,然后与刑警交流死亡原因……

  而在现实中,吴敬东所经历的,远比这些更加震撼:人烟稀少的荒郊野外,破旧的废弃厂房,农田庭院等。“很多场景根本无法用语言表述,血肉模糊是常态,有些高度腐烂,白骨化也不少见。有时,甚至要和同事一起把尸体抬回来。”吴敬东说。

  有一次勘验现场,尸体被发现时,离死亡时间已过去半个多月,现场门窗紧闭,又是夏天,尸体高度腐烂。吴敬东第一个走入现场,打开房门的瞬间,尸臭味迎面扑来,蛆虫爬了满地……

  这样的工作环境,吴敬东已习以为常:“现场勘验至少要一个多小时,近距离接触的解剖过程则更久,往往要两三个小时。”

  “那味道非常难闻,且黏附力极强,很容易沾染在人的体表、毛发甚至衣物上,哪怕只接触一小会儿,身上的味道也能呆很久。就算洗澡、洗衣物,普通方法也很难祛除,得有专业的一套程序才行。”有人甚至因此不愿与吴敬东近距离接触。

  “没有强大的心理,干不了这行。”吴敬东说。

  寻找真相

  早些时候,除了尸检,吴敬东每年还要进行数百次的损伤程度鉴定。尽管2012年后沧州市公安局将损伤程度鉴定工作全部下放,但吴敬东和他的法医同事们也没觉得轻松多少。因为寻找真相的道路并非坦途,和身体上的劳累相比,更多坎坷源自人们对法医职业的陌生和偏见。

  当初,刚刚转行成为法医不久,有不知情的朋友请他帮忙给孩子看病,吴敬东欣然应允。但当对方知道自己已是法医时,帮忙的事儿便再也不提了。吴敬东明白,这与医术无关:“就是忌讳这职业,毕竟通常情况下,法医是与尸体打交道的。”

  命案现场,即便人证、物证、视频证据都很齐全,法医鉴定书也不可或缺。为此,吴敬东甚至会被不了解的人称作“事后诸葛亮”。

  吴敬东曾遇到过一起凶杀案,各项证据都表明,被害人为棍棒击打头部致颅脑死亡。当吴敬东准备勘验尸体时,周围村民都在议论:“瞎折腾啥?傻子都能看出来人是怎么死的。”

  但吴敬东还是要做:“尸检不只探究死亡方式,还得判断致伤物种类,损伤是否构成死亡……法医确定死因,必得将其他所有可能致死的因素一一排除才行,追究嫌犯刑事责任务求严谨,必须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才能避免错案。”

  在整个刑侦过程当中,法医更多扮演着幕后英雄的角色,但这并不意味着远离危险。尸检时,锋利的解剖刀和骨茬都是潜在危险,稍有不慎就会划伤。“去年,一位同事做尸检,直到结束,才得知被害人生前患有艾滋病,万幸尸检过程没出现意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除此之外,更多的是乙肝等常见且传染性极强的疾病。

  对职业的坚守、对生命的尊重、对真相的探究,法医生涯的30年里,吴敬东是与亡魂交流的行者,是破解死亡密码的翻译官。他24小时待命,因为“命案发生没有预约”,他是法医,抽丝剥茧中探寻真正的死因,替亡魂讲述生前最后的故事。


相关资讯

  • 建始公安局法医鲁云胜:为求真相让死者“开口”

    参加公安工作以来,鲁云胜参与案件现场勘查800余次、侦办命案20余起、完成法医学检验鉴定1000余件,协助处置非正常死亡300余起,在许多重大疑难案件侦破中发挥重要作用,为建始县局命案破案率连续6年...

    2018/7/19 20:32:17
  • 法医吴红色:从一滴血侦破深夜迷案

    从事法医工作需要哪些品质?一是胆大,因为要面临许多未知的场面;二是心细,任何一个细节都可能影响着案件的调查方向。今年49岁的吴红色就是一位胆大心细的法医,前段时间,从业26年的他因为表现突出,荣获2018年长沙市五一劳动奖章...

    2018/6/15 23:35:21
  • 法医潘斗超:对死亡恐惧其实是对未知恐惧

    干了16年法医,潘斗超见过了许多生生死死,遇害的死者上到七八十岁,小到刚刚出生。每次案件发生,都需要刑警的各警种协助工作,“当一个案件发生,我到达现场,要根据自己的专业知识,解决一些其他专业不能解决的问题,这些工作...

    2018/4/8 21:37:39
  • 南京法医姜鹏:致我的警察兄弟们

    不知道你们选择法医职业是不是也是像我一样受到了TVB巨作“鉴证实录”的影响,不知道你们刚开始从事这个职业后也像我一样心里有点失落有点悲伤,不过如今当我回首这段法医生活时,虽然有时会有点苦逼,但更多的是骄傲和自豪...

    2018/4/5 0:3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