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中的验伤台—记镇江公安"法医流动门诊"

2018/4/29 22:05:07 人评论 次浏览 分类:法医热点

  央广网南京4月23日消息(通讯员何志斌)“右眼下方可见长6.0cm皮肤裂伤,缝线在位;右眼光定位正常,色觉正常,眼睑轻度红肿,泪道通畅,结膜充血,瞳孔形状欠圆,对光反射迟钝,直径3.5mm……”

  4月20日,镇江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刑科所副所长朱新菊和年轻法医陈永奎一早就赶到市区某医院,对被打受伤正在住院治疗的杭某作伤情鉴定。了解病情、查阅病历资料、验伤、拍照,一系列工作紧张展开,一个个专业术语脱口而出,在陈永奎的密切配合下,两个小时后,验伤顺利结束。

  “法医活体损伤鉴定关系当事人权益维护、矛盾化解和执法办案,今年以来,我们切实调整工作思路,平台前移,根据实际需要,组织法医前往办案单位、伤者家中、医院及监管场所等地方为办案单位及伤者提供上门鉴定服务。”刑科所所长纪天元说,短短4个多月,“流动法医门诊”已启动47次,出具检验鉴定报告73份。

  这是一张最温暖的“火车票”

  今年52岁的苏某来自内蒙古阿拉善盟。八年前,他和几位老乡一起来到镇江打工,流转于各个建筑工地,常年在外,每年春节回家是他最大的快乐和梦想。2018年的春节来得比较晚,工地方已经为老苏等打工者统一购买了2月14日下午的返程火车票,老苏有时间为家人准备更加丰富的年礼,回家的心情也更加热切。

  内蒙人天性善饮,老苏也不例外,每天下班后都会和老乡们喝上两口。2月7日晚,几位老乡在喝酒过程中,因琐事而争吵起来,大家喝得都有点多,不知不觉中动起了手,老苏不幸头部受伤。第二天醒来后,老苏也觉得没有什么,就正常去了工地,不想干着干着头一晕,摔了下来,导致右小腿骨折。

  原本想高高兴兴回家过年,不料受伤卧床,寸步难行,老苏越想越气,就想与对方谈赔偿的事,希望早一点了结回家。但双方分歧较大,未能达成调解协议。

  “私了”不成,2月12日下午,老苏选择报警“公了”,此时距离除夕还不到三天。接案公安机关当晚就联系法医,要求进行伤情鉴定。

  “法医门诊分别设置在市公安局和第一人民医院,由于人员少、任务重,原来都是伤者自行来门诊验伤。”朱新菊从事法医工作12年,2018年是她走出门诊室、进村入户开展鉴定服务工作的第一年,“感觉自己象以前的‘赤脚医生’。”

  接到派出所的鉴定申请后,朱新菊第二天一早就带着相机、标尺等一整套工作器具,赶到派出所,和民警一道来到老苏入住的工棚。

  “公安机关对案件的处理中,伤情鉴定至关重要,轻伤、轻微伤都可适用协商调解,但重伤必须进入刑事程序。”接案的镇江火车站派出所所长金之定说,由于本案双方均是内蒙古人,转眼间就要过年了,为避免矛盾激化,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所以派出所才连夜请法医开展伤情鉴定。

  “上半身可见多处皮肤擦伤,双上肢可见多处约1~2cm大小皮肤裂伤。鼻面部青紫肿胀,鼻背部破损,上有痂皮附着。”

  经验老道的朱新菊迅速对老苏的头部伤情进行了查验。结束后,立即赶到老苏摔倒后就诊的医院,调取工伤就诊资料。

  外围工作结束时,已经是中午12点。朱新菊顾不上吃饭,回到办公室,赶忙拟写伤情鉴定报告,经相关程序审核后,下午两点,伤情鉴定报告准时交给了等候在旁的派出所民警手中。“一般情况下,伤情鉴定的时间是20天,这次就算是特事特办吧。”看着伤情鉴定报告盖上鲜红的公章,朱新菊才松了口气,鉴定报告上明确写明老苏因纠纷导致面部轻微伤,而右小腿骨折系工伤所致。

  根据伤情鉴定书,派出所启动民事纠纷调解程序,于2月13日晚帮助老苏与对方达成调解协议,老苏拿到了医药费、误工费、营养费等赔偿款。2月14日,老苏柱着拐杖,登上回家的火车。

  “没有这份鉴定报告,派出所就不好调解,我的这个年肯定过不好。”在达成调解协议后,老苏拉着派出所民警的手,要求民警无论如何转达对法医的谢意,感谢法医的辛勤付出,让他顺利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这是一份最有力的“判决书”

  出生于1963年的靳某是家中的顶梁柱,在镇打工虽然劳累,却是家里最主要的经济来源。经过多年的积累,原本今年在老年翻建新房,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无情打碎。

  事发2017年9月底的一天,靳某晚饭后与平时一样,来到打工附近的润州路边散步,他边走边与家人微信聊天,消解着一天的疲惫。走着走着,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尖叫,猛烈的撞击使靳某眼前一黑……

  这是一起无证驾驶摩托车撞击行人的交通事故。靳某在事故发生后第六天才醒来,但全身多处受伤,而肇事者却以自己也受伤治疗、费用紧张为由拒绝支付靳某的医疗费。事故处理民警多次奔波于两张病床之间,要求肇事者配合事故处理和善后调处,但一次次的努力收效甚微。

  “无证驾驶情节恶劣,民事赔偿极不配合,伤者是身体心情双受伤,我们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中。”办案民警祁念现在提到这个肇事者还是忿忿不平。但没有伤情鉴定,事故处理部门也只能干瞪眼。

  靳某的伤情起伏变化,一直到今年2月份才基本稳定下来,此时,他已经因为经济拮据回到扬州宝应老家休养。

  “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感觉伤势很重。”刑科所法医室主任胡治国2月底踏入靳家的第一步,就觉得这个鉴定任务不轻松,果然,复杂的伤情使他倒吸一口冷气:左侧颅内血肿清除术、去骨瓣减压术,双侧创伤性硬膜下出血、右颞叶脑挫伤、创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右侧锁骨骨折、右侧多发性肋骨骨折。

  这仅仅是伤者第一次入院手术的病情。因费用紧张,伤者从一家大型医院出院后,不得已进入一家小医院治疗,病情又发生了变化……

  “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必须建立在伤者伤情较为稳定和明确的基础上,如果伤情不明,就会导致鉴定不准。”面对伤者渴求的眼光,面对民警焦急的神情,胡治国在返回镇江的第二天,就打开了通讯录,寻找对类似伤情有较好治疗经验的医院,一次次的电话沟通,一条条的微信联系,直到快下班时,终于一家南京医院给了肯定的回复:可以带伤者来院治疗。

  本是一次伤情鉴定,却充当起伤者与医院之间的桥梁。胡治国的角色反串,却令他义无反顾。他联系好车辆后,再次赶到宝应,陪同伤者赴南京治疗……

  10天后,靳某伤情趋于稳定。胡治国两次赴宁,在病床前拍照、查验、取证。在靳某头、胸、身体20多处受伤的情况下,“抓住颅脑损伤导致右侧肢体偏瘫,大小便失禁这个关键点,开展伤情鉴定攻坚战!”

  4月初,一份经法医们多日集体研究的鉴定报告书交到了事故处理民警手中:两侧颞叶、左侧额叶及顶叶脑挫裂伤;蛛网膜下腔出血;筛窦、蝶窦积血;脑组织肿胀……右上肢肌力0级,右下肢肌力2级,左侧肢体肌力5级……鉴定意见:靳某的损伤程度属重伤一级。

  无证驾驶机动车撞击正常行走的行人,肇事者已经被认定为承担事故全部责任。加上伤者伤情为重伤,“肇事者涉嫌交通肇事罪!交警部门以此为依据,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面对始终装熊的肇事者,祁念因能够为伤者讨个公道而兴奋不已。

  这是一剂最及时的“降温药”

  2月6日,在一家IT公司工作的李某领到了期盼已久的年终奖。数万元,让他兴奋不己。下班后,呼朋换友,推杯换盏,酒精让年轻的灵魂愈加兴奋。进入KTV包厢的时候,李某的脚步已经踉踉跄跄……

  一支支歌曲中,不停地有人进进出出,李某有些认识,有些不认识,不管认识不认识,要么是自己的朋友,要么就是朋友的朋友,都是朋友,都得喝酒,不喝不行,不喝就把酒洒在身上……

  不知何时,李某的头部被酒瓶击中,狂欢戛然而止!

  令李某受伤的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与李某一言不合,脾气火爆的他“出了不该出的手”。

  李某受伤入院治疗。他的朋友气不过了,约伤人者出来谈谈,要求给个说法。伤人者一口回绝,反过来要约李某和他的朋友出来再谈谈,双方剑拔弩张,一点点火星都会引燃……

  “我们在调查中发现,其实双方都憋着一口气,具备调解的可能。”京口公安分局九里街派出所副所长章熙正说,及时明确伤情轻重是调解的前提。

  当时法医们正全身心扑在几起重大案件上,接到派出所的鉴定申请后,年轻的“85后”法医房伟主动请缨,要求接手该案的伤情鉴定工作。

  2月10日周六晚上7点,在加班一天后,房伟敲开了李某的病房门,耐心细致的询问,毫米必计的丈量,不同角度的拍摄。再与主治医生联系,争取理解,查阅治疗资料。当查验工作结束时,时针、分针、秒针,已经指向同一个刻度!

  第二天,是法医们多日来难得的一个休息天。但房伟早早来到单位,整理昨天晚上取得的系列资料,拟写伤情鉴定:左侧颞骨骨折……构成轻伤二级。

  “轻伤案件属刑事自诉案件,可适用调解程序。”章熙正在取得鉴定意见后,第一时间把双方约来调解,平息了矛盾,化解了风险。

  “进入新时代,展示新作为!”在镇江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刑科所法医室,一条崭新的标语引人注目。“变检查为服务,变固定为流动,法医前置的不只是验伤平台,更是焕发着为民服务的不变初心!”镇江市公安局副局长单永建说。


相关资讯

  • 中科院博士将新一代DNA技术用于公安实战

    2013年从中国科学院博士毕业,他成为光谷一家基因检测公司实验室主任,2016年,考入武汉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物证室担任法医。如今,33岁的吴玉剑已成为武汉警方新一代DNA测序技术研究的排头兵。放弃高薪加入警营,他说...

    2018/5/8 21:50:52
  • 7年探索首创海南特色热带法医学邓建强

    邓建强说,但死后尸体变化试验仅是法医学中最基础的试验,还有更多的领域需要去探索:比如海南岛生长着大量热带植物,这就需要和海南植物学、中医药学研究机构合作,从千万种海南独特的有毒植物中进行筛选甄别,建立一套海南独特...

    2018/5/3 22:09:54
  • 从事25年法医工作是怎样一种体验?

    且不说尸体肿胀,呈现出吓人的“巨人观”,就算你站得远远的,江风带过来的腐败气味都能呛得人满地打滚。夏天前往江边勘查浮尸,周焕金每每遇到的场景是:浮尸表面被密密麻麻的黑头大苍蝇遮严,近前俯身,成百上千的苍蝇骤然惊飞,直往人脸...

    2018/4/8 21:45:59
  • 渴求真相的南京法医姜鹏

    我的老师曾经说过,在业务上的争论没有限度,面红耳赤、据理力争的状态是他最乐意看到的,因为争论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让大家更接近真相。法医病理学鉴定本来就是去粗取精、去伪存真、逐步接近真相的过程,鉴定人只要做到了对科学负责...

    2018/4/5 0:4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