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事25年法医工作是怎样一种体验?

2018/4/8 21:45:59 人评论 次浏览 分类:法医热点

  人物档案

  周焕金,46岁,江苏省扬中市公安局法医,二级警督。

20180408214128.jpg

  个性言语

  法医学不仅仅要运用自然科学的理念和技能,还要结合多门科学。

  第一印象

  头发浓密,神情专注,身体壮实,嗓音洪亮。

  扬中岛位于江苏省城南京东面的长江之中,素有长江中第二大岛之称谓。

  这里因其江心洲的特殊地理区位,每年少不了要处理上游顺江漂下的无名尸体,这里的法医要依职责尽可能查明死者死因及身份。

  阴差阳错

  江水久泡的尸体会是什么样?

  且不说尸体肿胀,呈现出吓人的“巨人观”,就算你站得远远的,江风带过来的腐败气味都能呛得人满地打滚。夏天前往江边勘查浮尸,周焕金每每遇到的场景是:浮尸表面被密密麻麻的黑头大苍蝇遮严,近前俯身,成百上千的苍蝇骤然惊飞,直往人脸人身上乱撞……

  尽管现场呛鼻的恶臭气味熏得人头晕脑胀,但为了辨别死者是否生前服毒,法医需要用嗅觉在第一时间获取体感直觉,“我们法医是不能戴口罩的”。

  周焕金出身农村家庭,父亲患病多年。年纪尚小的他在心底一直向往着长大做一名治病救人的医生。高中毕业前夕,考生正处于备考的紧张阶段,班主任建议周焕金提前报考师范院校,加大上大学的保险系数。

  性格内向的周焕金固守心愿,执意将三个高考志愿申报栏全都填写了医学院。待高考分数张榜,他如愿被扬州医学院录取。入校报到那天,父亲用扁担挑着行囊陪他走进校门。周焕金被分入临床医学专业,他领到一本本厚厚的医学专业书。从这所医学院毕业时,这位农村学生的眼镜度数从100度升至400度。

  周焕金回家等待分配工作。一天,大队广播员在村户家家安装的小喇叭里一遍遍喊他的名字,通知他去镇派出所一趟。他骑了半个多小时自行车赶去,县公安局政工处的一位老警官接待了他。人家先跟他聊些家常,话题一转,突然问他想不想当法医。周焕金一怔,说这件事要回家跟父母商量一下。可当时他心里盘算的是,“穿身警服挺不错,当警察不丢专业,干嘛不呢”。

  3天后,这个从没去过县城的年轻人乘坐公交车进县城,找到县公安局大门。

  “就这么阴差阳错地当上了法医。”

  周焕金一直想当医生,没想到“临门一脚”走上了另一条人生道路。

  不惧血腥

  “在医学院上解剖课,我没什么特别的生理反应,那些都是人体标本,不怕的。”

  做法医这项工作,具备临床医学的底子远远不够,这行当与做医生有很多不同。周焕金踏进公安大门就归入姚法医手下。老姚年过半百,个子不高,瘦削,不爱多说话,爱抽烟。

  起初,小周跟姚法医勘验一道损伤,他按医生习惯的记录方式描述伤口长度,用了个“约”字。老姚郑重提示徒弟,干法医不能用“大概”“可能”“左右”这样的字眼,勘验是多少就记录多少,不能含糊。

  遇到勘验死者颈部的致命刀伤,小周曾以为量一量刀伤长度和深度就行了,哪知道老姚问他,“那一刀割断了颈部的什么神经、什么血管”?依学校学习的临床医学基础课程,他虽然知道人体颈部的肌理特别复杂,却没这么细致地琢磨过啊。

  “下次要好好看书,把解剖层次搞清楚。”师傅平时话不多,对徒弟从不用硬口气,寥寥一句话就让小周脸热心臊。

  那一年,本地警方尚未用上DNA技术。一次,有人报警说从一垃圾堆里发现人的颅骨,又有野狗刨出几大块尸肉。小周跟着老姚赶到现场,戴上手套,试着将尸块拼起来。从下午折腾到晚上,师徒分析,犯罪嫌疑人使用了锯子分尸。警方随后在近旁的小河里捞出了作案的那把锯子。直到警方排查出死者身份及住址,周焕金随一名刑警飞赴重庆,赶赴位于崇山峻岭中的一个偏僻山村,进村找到死者亲属。他抽取血样,带回南京,交省公安厅检验DNA,终于确认了死者身份。

  又一年,乡村一户人家发生命案,小周赶赴现场,一中年男人身中数刀倒在家中,血流满地。小周上手检验,师傅在身旁一边指点一边记录。小周上手勘验,查验死因,排除疑点,完成检验时全身汗透。他说自己不怕血腥,但结束勘验时倍感疲劳。

  唯有一次尸检让周焕金整整两天吃不下饭。

  死者是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她父亲开电动车,让女儿站在身前的脚踏板空当上,没想到拐弯动作过大,小女孩从父亲手臂间摔出,恰逢一辆轿车疾速驶过,车轮从小女孩胸部重重地碾轧过去,小女孩当场毙命。看到殡仪馆解剖台上躺着的那个小小躯体,小女孩面容未损,像熟睡一样静无声息,周焕金想到自己的女儿跟这不幸的小女孩同样年纪,他无法抑制内心的悲痛,连续两天咽不下饭……

  今年是他入警做法医第25个年头,问他,“做法医这么多年,有什么改变吗”?

  周焕金沉吟片刻说,年轻时有些内向,不爱多讲话。当法医这些年,的确大大改变了内向的性格。


相关资讯

  • 渴求真相的南京法医姜鹏

    我的老师曾经说过,在业务上的争论没有限度,面红耳赤、据理力争的状态是他最乐意看到的,因为争论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让大家更接近真相。法医病理学鉴定本来就是去粗取精、去伪存真、逐步接近真相的过程,鉴定人只要做到了对科学负责...

    2018/4/5 0:41:38
  • 法医蒋佳林的一天

    略显冰冷的DNA实验室,各种大大小小的精密仪器有序摆放着。蒋佳林介绍:“实验室始建于2008年,已达到国家三级DNA实验室标准,拥有价值400多万元的高精尖设备200多件。别看实验室小,保山所有县区和园区的刑事案件生物检材都...

    2018/3/23 22:26:06
  • 贵州省2018年向社会公开招录(公务员)法医13名

    为进一步加强我省新时代人民警察队伍建设,继续推进和改革完善省委省政府“两个80%”政策,满足我省各级法院、检察院、公安(森林公安)、司法机关,特别是基层执法部门一线警力的需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公务员录...

    2018/3/16 23:43:52
  • 记者走近法医感受他们的酸甜苦辣

    记者又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鹤山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技术勘查中队。在该中队副中队长许警官的指导下,记者穿上隔离服、胶鞋,戴上手套、口罩,走进解剖室,了解法医的工作环境。在一间约30平方米的房间内,记者第一次见到解剖台...

    2018/3/9 23:4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