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上百尸体的上海一线女法医李璐

2018/4/8 21:44:29 人评论 次浏览 分类:法医名人

  通过尸体解剖揭秘非正常死亡事件背后的真相——日剧《Unnatural》的热播,剧中总能在关键时刻灵光闪现破解谜团的女法医,获得了无数剧迷的追捧。

  现实中的女法医也会遭遇那样跌宕起伏的情景吗?“现实没有那么多精心布局的阴谋和反转,法医也没有那么传奇——我们的工作和刑侦其他工作没有什么不同,就是还原真相。”李璐是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刑事技术研究所副所长,做了16年法医,也是上海屈指可数出外勤的基层女法医。

  至今已经解剖了100多具尸体,参与多起重大刑事案件现场勘查和鉴定工作,在李璐看来,“不管男女,做法医都需要胆大心细,也需要意志力,能扛得住压力。”

  不仅要验尸,法医还要勘查现场,了解血迹分布、现场翻动等情况。“老法医说过,不懂得现场勘查是做不好法医的。”如今,李璐每次出警,依然承担着法医和痕迹员的双重角色。

  李璐在现场检验。

  让“贫血猝死”者“说”出他杀的真相

  “勘查现场,只要作案,总会留下痕迹。解剖鉴定,尸体会‘说’出真相。”判断或排除各类意外或突发的死亡事件是否属于刑事案件,是李璐的重要职责。

  2015年7月10日傍晚,上海虽已入夏但未至酷暑,早晚时候略有凉意。在李璐印象中,那天的气温并不高,她穿着长袖的春秋式现场勘查服,体感还有些凉。

  报警人是死者陈某的丈夫李易(化名),他对率先到达现场的派出所民警和“120”急救人员均称,妻子因低血糖和贫血猝死。“120”到场后确认,陈某已失去生命特征,并开具了死亡证明。

  事发地在静安区一栋高层公寓的24楼,李璐记得自己到达现场时,楼道里已经挤满了围观的人。她拨开人群,弯腰穿过警戒线。

  客厅里,一名30岁左右的女子穿着长衣长裤,衣着整齐地躺卧在沙发上,好像沉睡般安然。

  李璐的视线快速扫过。沙发前摆着一个长条形的茶几,和客厅的书柜、电视柜、餐桌等家具一样,摆放规整。客厅的两端是两间卧房,主卧房门紧闭,敞着门的次卧是一间儿童房。环顾屋内,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一切平静如常,似乎都在佐证着李易口中“妻子因病猝死”的说法。

  然而,这份平静却让李璐隐约感到不安。“不止是现场环境,死者丈夫的表现也异乎常人的平静,脸上没有丝毫亲人离世的悲伤情绪。更奇怪的是,他只穿了件短袖T恤,手中却紧攥一条毛巾,频繁擦拭着脸上冒出的汗珠。”

  视线继续搜寻,李璐又发现了另一个疑点:“一般人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换拖鞋,可是死者光着脚,沙发周围也没看到拖鞋,拖鞋去哪了?”

  “尸体太‘干净’了!”进行体表勘验时,李璐看到死者的下巴处有一道新鲜的创口。但死者脸部和颈部却没有任何血迹,身上的衣服也洁净如新。这个伤口是怎么形成的,李璐在心里打了个问号。

  挽起尸体的袖子,李璐倒吸了一口凉气——手臂处布满深红色的伤痕,还有多处长条形样的损伤,这些伤痕说明死者生前曾遭到类似擀面杖这样圆柱形棍棒类物体的击打。”

  女子真的是猝死吗?李璐的“第六感”告诉她,死者丈夫在说谎。

  “你知道她身上有伤吗?怎么造成的?”李璐走向站在客厅一角的李易。此时,李易仍坚持妻子是猝死的说法:“她在晕倒过程中不小心撞到了桌子。”

  “撞击桌子不会形成这种伤痕。家里有类似擀面杖的物件吗?”李璐试探着。听到“擀面杖”三个字,李易怔住了。

  “你能再说一遍回家之后的全部经过吗?”李璐问了3遍同样的问题,目的是想还原最原始的现场,但李易每次叙述的细节都有出入。在李璐再三追问下,李易把目光转向沙发,终于坦白:“我是打了她,但我没想打死她……”

  根据公安机关后续调查,李易因怀疑妻子陈某出轨,从事发当天上午开始在卧室对陈某实施家暴。期间,李易用擀面杖等工具击打陈某珊肩背部等身体多处。尸检结果显示,陈某系生前遭受钝器击打导致休克而死亡。

  “虽然案子破了值得高兴,但这样的悲剧还是让我心里有点堵,又是一条人命啊。”结束工作,在解剖台前专业又理性的李璐也会流露感性的一面。

  家属看到的“浑身外伤”在她看来“很正常”

  李璐学医出身。昔日同学和许多不熟悉的人都会问:“如果你真做了医生,可能还要花精力处理跟患者和家属的关系。法医面对的是尸体,从这方面看,比医生更轻松吧。”

  “没有,法医也要跟死者家属沟通啊。”李璐对此有许多话要说:“这可是一门大艺术。”

  有次,李璐遇到一个案子:一名年轻女性和一条狗被发现死在出租屋内。经过勘查,现场没有外人侵入的痕迹,排除他杀。尸检结果显示,女子和狗均死于一氧化碳中毒。

  但奇怪的是,出租屋内没有烧炭的痕迹,也没有其他燃烧痕迹。询问家属和朋友,均反映死者没有轻生的理由和迹象。一氧化碳气体从何而来?

  “这是一次意外中的意外。”李璐印象非常深刻。经过详细调查,原来是出租屋内的燃气热水器年份已久,燃气未充分燃烧产生一氧化碳气体。更不巧的是,由于房屋结构的关系,热水器排气口产生的废气经循环流向厨房,最终导致大量的一氧化碳废气聚积在厨房。“死者卧室正好对着厨房,开门睡觉的死者不幸中毒身亡。”

  死因已经查明。按照工作流程,李璐通知家属办理遗体移交手续、处理后事,并向家属解释尸检结论。但家属并不接受警方的调查结论,坚称女子是遭他人毒杀。

  “我经历过失去至亲的痛苦,所以我理解家属的心情。”碰到情绪激动的家属,李璐就发挥女性的优势,从情感角度出发,先安抚家属的情绪:“在那个当头,讲道理是讲不通的。”等家属情绪平静后,李璐再条分缕析地跟他们讲事实。末了,李璐都会跟家属说一句,“如果有问题,还可以再找我。”

  遇到更多的情况是,家属因不了解法医学知识而产生误会。

  有次,两名家属急急忙忙找到李璐:“我儿子肯定是被打死的。”李璐记得他们,是前两天一起猝死事件的家属。尸体解剖结果显示,死者因病猝死。之前已接受鉴定结果的家属,为何此时会提出异议?

  “我们在殡仪馆看到,儿子身上都是紫红色的伤痕。”家属带着哭腔说。听到这里李璐马上就明白了:“你们误会了,那些是尸斑,人死后正常形成的,不是伤痕。”

  遇到类似的“误会”,李璐从不乏耐心。“死者为大。不管什么原因造成的死亡,人都不在了。就算家属单纯发泄情绪也好,我都能理解。如果我多花点时间去沟通解释,能让家属心里好受些的话,我愿意做。”

  难得的闲暇时间,李璐会用来陪儿子,偶尔也会追一些罪案类剧集,包括经典美剧《CSI(犯罪现场调查)》和最近大热的日剧《Unnatural》。“但是现实没有那么多精心布局的阴谋和反转。配合勘查现场、物品分布情况、尸体情况、体表检验和解剖,我们基本都能准确判断案件性质,查明具体死因。”

  “法医解剖尸体不能带口罩”

  作为目前上海公安系统屈指可数的出外勤的基层女法医,在同事眼里,李璐有着对专业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记者见到李璐时,她手里正捧着一本厚重的《法医病理学》,“法医学是一门不断发展和完善的学科,法医也需要不断给自己充电。”

  李璐很小就有当警察的志愿,但成为一名法医是意外。“选择当警察,是从小耳濡目染,想和爸爸一样成为警察。”1994年,李璐16岁,父亲因公殉职。

  李璐的父亲原来是静安分局的交警,执勤时被一名司机撞击身亡。高三那年,李璐决定报考上海公安高等专科学校,但她落榜了。“那时候我就想到学医,虽然我爸没能救过来,但至少我可以去救治别人。”

  1996年,李璐考入上海第二医科大学,“父亲过世前也想让我当警察,我心里始终有警服情结。”学医5年,毕业后她还是参加了公务员考试。这一次,终于如愿以偿。2001年7月,李璐正式成为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的一名民警。

  2002年4月,静安公安分局的法医要退休,上级希望李璐接棒,她一口答应下来,没有半点犹豫,“可能和我的性格有关,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女汉子’。我觉得自己可以做法医。”就这样,24岁的李璐地正式成为一名上海基层女法医,被送往上海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总队——“刑警803”法医室学习。

  “真正上手后才有体会,法医这份工作真不容易。”当时李璐是静安公安分局唯一的法医,搬运尸体成为她面临的一大考验,“有些死者比我高大很多,一个人把尸体搬到解剖台上,很需要力量,还好我平时锻炼得多。”

  “做法医得24小时待命,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警情。”经常半夜三更起来加班,回家刚刚躺下,又有案件发生。李璐说,女性的体力确实不如男性,但意志力格外重要,“在路上浑身疲惫,但一到现场精神头就来了。现场勘查和尸体解剖都需要精力高度集中,稍一懈怠,就可能错失真相。”

  学医时,李璐只解剖过被福尔马林溶液浸泡的尸体,但工作后,她解剖过白骨化的尸体、高度腐败的尸体,结构、手感完全不一样。解剖的目的也从了解人体结构,变成确定死者的死亡性质、方式,推断死亡时间,还有作案手法、作案工具。

  李璐面临着全新的课题。“尤其是腐败的尸体,尸臭味会渗透到你的每一个毛孔里,即使穿两套防护服带两层手套也没用。那种味道比臭水沟更臭很多倍,无法形容。我见过很多男生闻到后就头晕呕吐。”李璐说自己“百无禁忌”,但碰到腐败的尸体,解剖完她一定第一时间洗澡,“有时洗一次还不够,洗两次,仔仔细细地擦,才能把味道去掉。”

  “尽管尸检现场时常充斥呛鼻的恶臭,但法医在解剖尸体时是不能戴口罩的。”李璐告诉记者,不同原因导致死亡的尸体有不同的气味,法医需要用嗅觉在第一时间获取体感直觉:“影视剧里,法医都带着口罩解剖尸体,我猜可能是为了艺术效果吧。”

  当了16年法医,工作中的苦和险,李璐早就消化了,说起来只笑笑:“穿上了警服,我就要全力以赴,这是爸爸交给我的任务啊。”


相关资讯

  • 法医潘斗超:对死亡恐惧其实是对未知恐惧

    干了16年法医,潘斗超见过了许多生生死死,遇害的死者上到七八十岁,小到刚刚出生。每次案件发生,都需要刑警的各警种协助工作,“当一个案件发生,我到达现场,要根据自己的专业知识,解决一些其他专业不能解决的问题,这些工作...

    2018/4/8 21:37:39
  • 南京法医姜鹏:致我的警察兄弟们

    不知道你们选择法医职业是不是也是像我一样受到了TVB巨作“鉴证实录”的影响,不知道你们刚开始从事这个职业后也像我一样心里有点失落有点悲伤,不过如今当我回首这段法医生活时,虽然有时会有点苦逼,但更多的是骄傲和自豪...

    2018/4/5 0:37:28
  •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南京法医姜鹏

    2015年对我来说是意义非凡的一年,这是我当警察的第十个年头,也是我做公安法医的第十年,在这一年里,我立了功、授了奖、提了干、作为南京法医的代表参加了省厅“四项建设”考核……在这一年里我收获的太多太多,同样在这一年里...

    2018/4/5 0:36:20
  • 法医王新杰对得起这身警服

    从警20年来,他以实际行动践行着“人民警察为人民”的职业操守,诠释了一名共产党员的高尚情怀和优秀品质,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检验尸体1000余具,利用刑事技术直接锁定犯罪嫌疑人2000余人,破案3000余起,挽回经济损失...

    2018/3/9 23:5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