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姜鹏:浅谈“鉴定时机”

2018/4/8 21:32:02 人评论 次浏览 分类:法医文献

  关于鉴定时机,起初在我看来这根本就不能算是个问题,因为我觉得什么样的损伤在什么时候能做鉴定,这是合格法医起码掌握的基本常识,是合格法医应具备的基本素质,是一个最简单的法医职业养成。但自从我接触到了社会鉴定机构的法医学鉴定后,发现社会鉴定机构关于鉴定时机的把握真是五花八门、各式各样,仅在鉴定时机的把握上,就发现了很多问题,今天我就把我在鉴定时机上发现的问题拿出来说一说。

  法医临床鉴定中的损伤程度和伤残程度鉴定都是根据损伤后果来评定的,损伤的后果包括损伤的原发症、并发症和后遗症三个方面。因为是后果评定,所以鉴定首先面临解决的就是鉴定时机的问题,什么时候适合鉴定也就成了鉴定本身是否科学客观严谨的关键。像哥这种实践经验丰富的老法医们对于鉴定时机把握的一般常识是:如果是用损伤长度、面积、出血、骨折等原发性损伤来进行评定,那伤后就可以评定;如果是用关节功能、组织器官障碍等后遗症、并发症进行评定的,那一定得等到合适的时机才能进行鉴定。

  关于鉴定时机的问题,不管是公安部牵头发布的《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还是司法部牵头发布的《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上写的都很含糊,这其实并不是给别有用心的鉴定人一个钻空子的机会,而是要标准更紧密的贴近日常的检验鉴定,要符合法医学检验鉴定实际操作的要求。因为伤者个体差异性和损伤差异性的存在,即使是同一种类型的损伤,在鉴定时机上都未必一样,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没有明确各类损伤的鉴定时机正是方便鉴定人在具体案件中的具体要求、具体操作、具体分析。所以两个标准用非常概括的语言基本一致的表述了要在治疗终结或者伤情稳定后进行鉴定。

  下面结合两个实际案例,来讨论下法医临床鉴定中鉴定时机的问题。

  1、第一个案子是我接受保险公司委托咨询的一个案子。一社会鉴定机构,用关节功能丧失的条款进行功能评定,内固定还在位,依旧照评不误,美其名曰伤情已经稳定治疗已经终结。问他为啥不拿掉再评,他说标准文件上没有明确规定必须要拿掉再评,那好我再问一句,40出头的女性桡骨中段骨折的损伤,内固定不取了?不需要二次手术了?如果需要二次手术这是治疗终结了吗?此时,有上海的法医同行告诉我伤残鉴定中的关节活动障碍,上海有上海的特色,在上海目前内固定是可以不拆就做的,而且事实也是基本上都是内固定在位做的,上海法官都知道这个,听了这句话,我顿感上海的社会鉴定机构的生存与发展真是任重而道远,魔都司法鉴定环境已经形成了把法医检验鉴定中的错误习惯当成了理所应当的日常操作,真是让人细思极恐。为什么这么说?咱从前往后推推,损伤导致的骨折影响关节活动功能,为了治疗骨折的内固定在位时一定更加会影响关节活动功能,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那么对于一个评价后果的鉴定就应该尽可能的把所有影响后果评定的外源性干扰因素去除再去评定,那样才是竭尽全力做到客观科学严谨公正,只要鉴定过程中有任何可排除未排除的外源性影响的存在,你的鉴定肯定就不是客观科学严谨公正的!当然也有人会说,那内固定虽然在位,但不影响关节活动度就可以做了吧,嗯的确可以做,从骨折部位向外延伸的内固定都不影响关节活动度了,那么骨折部位还会影响关节活动度吗?你的伤残等级评定还成立吗?对于骨折内固定后的鉴定时机的问题,江苏省司法厅在2018年1月29日出台了苏司通【2018】4号文,虽然这个文件不是那么完美无缺,也没有穷尽所有法医检验鉴定中可能遇到的疑难复杂问题,但就江苏省司法厅司法鉴定管理部门让大家看到了他们在加强维护和管理本省法医学检验鉴定的秩序上所做出的努力,就凭这一点,必须要点个大大的赞!

  2、第二个案子是我作为专家辅助人出庭质证的案子。一社会鉴定机构里的一个咬伤后小指末节骨折的案子,出院记录明确指出左小指末节缺血坏死,建议截肢,但该社会机构在刚到伤者伤后刚满90日,在克氏针还在位的情况下立马进行了损伤评定,依据小指末节僵直30度,关节活动完全评定了个轻伤二级。伤者在损伤程度鉴定后不久又进行了二次手术,截了部分小指,先不谈小指功能上的评定是否科学客观准确,就鉴定时限问题,出庭时我先对鉴定人进行了发问,他在出庭前也做了相关准备,他首先拿人损标准上的90日搪塞我关于鉴定时机的问题,我又问这个损伤算不算疑难复杂的损伤,在这一点上他显然也是做了些准备,只是没想到我问的会这么直接,当然他接下来在庭上的表现也很直接,直接跟法官求援说我问鉴定无关的问题,鉴定时机是鉴定的首要问题,竟然说跟鉴定无关,我也是醉了。那好,我再问鉴定后的二次手术对伤者的手指状态、活动度和损伤评定会有新的影响吗?伤者的手指已经截了,他的回答当然也是是喽,后面我又加问了一句现在伤者的伤情发生了变化,你第一次做出的鉴定还准确客观吗?这哥们倒也是实在,脱口而出你们可以选择重新鉴定。重新鉴定的确是我开庭前所希望得到的结果,但重新鉴定决不是鉴定人推脱责任的借口和手段。就司法鉴定的严肃性来说,谁作出的鉴定谁就要负责,而且是终身负责,决不因时间环境人的改变而改变!如果是我做出的鉴定,在面对不被认可或者是重新鉴定的状况时,从内心上说我一定是非常抗拒的,你不认可或者提出重新鉴定一定要拿出个理由,是程序上实体上还是鉴定意见上有问题,理由必须是合法充分有效的,否则在鉴定上我一定会死磕到底,同样我对我的做过的鉴定也负责到底。

  虽然两个标准条款上对于鉴定时机没有时间上的明确限定,但个人认为在法医临床鉴定中涉及到用后遗症和并发症评定的,还是得遵循这个行业的基本操作规范和公序良俗吧,即使是回到颁布关于鉴定时机相关条款的初衷,也得不忘初心吧。鉴定时机没有明文规定并不是鉴定人钻空子的理由,也不是给大家玩文字游戏的借口。

  我能理解市场竞争环境下,你们怕客户跑了,一到了伤后三个月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直接按倒进行收费鉴定的急迫性,但法医这个职业的应有的底线还是要有的,如果你们说我就是要玩文字游戏就要钻空子,哥也麻烦你们以后不要以法医自居!

  码了这么多字目的也是为了抒发下心情,法医是门神圣的职业,那些打着鉴定人旗号的没有基本职业道德和职业素养的鉴定人们,哥只告诉你们一句话“你们做坏了行业其实是作贱了自己,多行不义必自毙,望好自为之!”


上一篇:笑谈社会法医临床司法鉴定现状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资讯

  • 手把手教你用昆虫判断死亡时间

    昆虫不仅直接取食尸体,还能帮助各种微生物进入尸体内,加快其分解。除了这种“清道夫”角色,昆虫在法医学上的作用也不容小觑。早在南宋,宋慈所著的《洗冤集录》一书中,就记载有根据蝇类辨识出带有血腥气的作案凶器之事,这是有关法医昆虫学的最早文献记载。法医昆虫学...

    2015/8/11 0:56:29
  • 碎木机杀人案:李昌钰破解无尸谜题

    1986年12月1日,那是一个寒冷的冬日,美国康涅狄格州正在遭受一场特大暴风雪。一名男子走进纽顿市(Newtown)警局报案,声称一名叫做海伦?卡拉夫特(Helle Crafts)的女子被人谋杀了,而凶手很可能就是她的丈夫...

    2015/7/2 0:0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