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学成集:滴血认亲、银钗验毒真的可行吗?

2018/2/10 17:39:45 人评论 次浏览 分类:法医热点

  宋慈出任广东提点刑狱公事时已经54岁了。他在这一职位上,先后做了广东、江西、广西和湖南四处提点刑狱公事。

  提点刑狱司是宋代特有的机构,从宋太宗时期开始设立,这个机构的负责人被称为“提点刑狱公事”,简称“提刑”。它的职权很大,按照《宋史·职官志》记载,提刑官负责复核所属下级州县案件的审断、巡视监狱、稽查州县积压案件,还可监察地方各级官吏违法失职行为。提刑司成为地方诉讼案件的最高审理机构,提刑官相当于现在的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南宋很多名人做过这个官职,辛弃疾做过福建提刑官,朱熹做過江西提刑官,魏了翁做过四川提刑官。

  宋朝设置提刑一职,不仅加强了皇权对地方司法权的控制,也是当时社会法律思想的反映。宋朝逐步形成了以儒家学说“仁”为核心的法律体系,在司法实践中出现“恤刑”“慎狱”的特点。比如在衙门口击鼓鸣冤的习俗其实早在周代就开始了,这一规则在宋代得到了很好的保护,普通百姓都可以击鼓鸣冤。但宋代之后,条件日趋苛刻,清政府甚至规定,击登闻鼓者,先廷杖三十,以防止刁民恶意上访。

  此外宋代在司法断案上的另一个进步是对证据的认知。在宋代之前,官府一直把口供作为定罪量刑的主要依据。但多数官员断案智慧不高,加上案情复杂,于是采用一种简单的方式:讯问当事人。如果被告不说,或者被认为说了假话,官吏们则会使用刑讯逼供。后者成了看似成本最低、最简单直接的方法,此后刑讯逼供成了断案常态。

  宋慈生活时期的宋理宗,是一位来自民间的皇帝,“具知刑狱之弊”,刚当上皇帝,“即诏天下恤刑”。因此宋代司法审判中逐渐广泛使用了物证来代替口供,提高了断案的准确性。在宋代,即使犯罪嫌疑人已经招认,也必须查取证物来验证口供,否则管理就要承担法律责任。

  宋代朝廷对物证的重视,以及一系列法律规定保证物证在审判过程中的作用,让物证成为司法证明的主导,也最终为宋慈走上专业的司法鉴定之路铺路。

  宋慈任广东提点刑狱公事,职业生涯遇到重大转折。当时广东官吏多不奉公守法,司法腐败混乱,有的案子拖了几年也没有结案。宋慈一到任就着手解决。“下条约,立期程,阅八月,决辟囚二百余”。他不仅下公文督促办案,还设了时限,用8个月处理了200多件案子,相当于每天处理一案子。刘克庄在《宋经略墓志铭》中说宋慈能达到如此高效,是因为他调查现场,倾听当事双方的陈述,并不畏权贵,体恤百姓。按照刘克庄的说法,当时不仅下属,就连穷乡僻壤的草民都知道宋提刑的大名。当然刘克庄的话有吹捧的意味,但“断案如神”的称号实至名归。

  也正是在担任提刑官期间,宋慈用了三年时间写下了《洗冤集录》。按照宋慈在该书序言中的描述,当时南宋朝廷委派地方的官吏,往往缺乏经验,造成他们审理案件时,会感到无处入手,加上“仵作之欺伪,吏胥之奸诈,虚幻变化,茫不可诘”,造成诸多冤案。而法医检验是判断嫌疑人罪行有无、轻重的开端,是冤屈申雪的关键所在。他于是决定“博采近世所传诸书”,写了一本办案大全,以提高办案效率,也就是《洗冤集录》。

  之所以被宋慈称为“集录”,是因为该书是他将当时比较流行的相关古籍考订校正,再融入自己的见解,汇编而成。这些古籍中,有被视为我国现存最早案例选编的五代后晋《疑狱集》,也有南宋初年对《疑狱集》增补汇编成的《折狱龟鉴》。宋慈总结古人长期积累下来的法医经验,提炼带有规律性的检验方法和技术,才成为“法医学鼻祖”,但他删去了具体案例的情节,至于宋慈自己究竟断了哪些案子,如今人们并不得而知。


相关资讯

  • 中科院博士将新一代DNA技术用于公安实战

    2013年从中国科学院博士毕业,他成为光谷一家基因检测公司实验室主任,2016年,考入武汉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物证室担任法医。如今,33岁的吴玉剑已成为武汉警方新一代DNA测序技术研究的排头兵。放弃高薪加入警营,他说...

    2018/5/8 21:50:52
  • 7年探索首创海南特色热带法医学邓建强

    邓建强说,但死后尸体变化试验仅是法医学中最基础的试验,还有更多的领域需要去探索:比如海南岛生长着大量热带植物,这就需要和海南植物学、中医药学研究机构合作,从千万种海南独特的有毒植物中进行筛选甄别,建立一套海南独特...

    2018/5/3 22:09:54
  • 从事25年法医工作是怎样一种体验?

    且不说尸体肿胀,呈现出吓人的“巨人观”,就算你站得远远的,江风带过来的腐败气味都能呛得人满地打滚。夏天前往江边勘查浮尸,周焕金每每遇到的场景是:浮尸表面被密密麻麻的黑头大苍蝇遮严,近前俯身,成百上千的苍蝇骤然惊飞,直往人脸...

    2018/4/8 21:45:59
  • 渴求真相的南京法医姜鹏

    我的老师曾经说过,在业务上的争论没有限度,面红耳赤、据理力争的状态是他最乐意看到的,因为争论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让大家更接近真相。法医病理学鉴定本来就是去粗取精、去伪存真、逐步接近真相的过程,鉴定人只要做到了对科学负责...

    2018/4/5 0:4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