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案大全:滴血认亲、银钗验毒真的可行吗?

2018/2/10 17:36:27 人评论 次浏览 分类:法医热点

  自南宋至清的数百年间,《洗冤集录》都被奉为刑狱案件中尸伤检验的指南和经典,是世界上第一部法医学专著,比意大利医生费德罗(Fortunoto Fedclo)的《医生的报告》早了350多年。脱胎于中国古代医学和法学的《洗冤集录》,尽管未必所有结论都正确,对人体解剖和生理的认识也有局限,有的缺乏科学性甚至掺杂着迷信色彩,但其问世却标志着法医学就此成为一门独立的新学科。

  清同治十二年(1873),英国汉学家翟理斯(Herbert Allen Giles)一次在宁波考察,看到清朝官府在审理案件。尽管此时他已经被派到中国任外交官6年之久,但案件审理对翟理斯来说依然是件新奇的事情。让他更感兴趣的是,他看见审案官员的文案上摆了一本书,他记得自己此前经常在清朝衙门里见到这本书。于是翟理斯就问那官员这是什么书,官员告诉他,这是一本“办案大全”,审理刑事案件少不了它,不仅各级官员有,就连幕僚、师爷们也是人手一本。

  这本书就是宋慈所著《洗冤集录》。

  书上记载的法医知识和方法让翟理斯大开眼界,于是他就想把这本书介绍到西方。不过,当时流传的《洗冤集录》版本多达几十种,在朋友的帮助下,他挑选了比较简单的一种版本,即清道光年间的衍生本《补注洗冤录集证》。翟理斯将这本书翻译成了英文,题为The His Yüan Lu,or Instructions to Coroners(《洗冤录或验尸官教程》),并分期刊登在英國《中国评论》杂志。这是《洗冤集录》衍生本的第一个英译本。

20180210173331.jpg

  翟理斯之后,多位学者把《洗冤集录》翻译成不同的西方文字,《洗冤集录》传到了欧洲,让西方人见识到了在显微镜和解剖术发明之前世界上先进的法医学。1924年,英国皇家医学会(Royal Society of Medicine)将翟理斯的译稿全文收入该会论文集——《皇家医学会论文集》第17卷“医学史”专章。这个译本得到了医学界人士的认可,并被誉为“最有影响、最具权威”的英译本。

  《洗冤集录》在国内的影响力更不必说。当年宋慈历任四地提刑官之后,写成《洗冤集录》并刊印,宋理宗下令将其向全国推广。这给宋慈带来了很大的声誉,并使他迎来了事业的辉煌期。《洗冤集录》刊印第三年,宋慈升任广州知府,并任广州经略安抚使,掌管当地军事、民政。怎奈已经64岁的宋慈年老多病,很快病逝。

  30多年后南宋灭亡,但这本书继续在元代流传。元五年,朝廷颁布了一条“检尸体式”法令,以防官吏检复迟缓,造成尸体腐烂难以检验,法令内容就是《洗冤集录》其中一节的全文。元代法医学家王与,根据《洗冤集录》内容编写了一本《无冤录》,成了当时汉人仕途考试的参考书。清政府也把《洗冤集录》的一些内容升格为法律条文,康熙三十三年,律例馆还把宋慈的书重新编辑校正,定名为《律例馆校正洗冤录》,以国家的名义全国推广。清代法医学界注释和推衍《洗冤集录》的书籍多达几十种。

  《洗冤集录》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法医学专著,然而令人疑惑的是,宋慈本人却在元朝末年编纂的《宋史》上无传。

  不仅如此,宋元时期的重要典籍《文献通考》里也没有留下宋慈的踪迹,甚至连宋慈的老家福建建阳,关于他的资料也少得可怜。明嘉靖年间的《建阳县志》,对宋慈只记了六个字,到了清道光年间,才扩充到百余字。至于纪昀在《四库全书总目》中介绍《洗冤集录》时,也只说作者宋慈“始末未详”,一语带过。

  直到晚清,陆心源有感于《宋史》不足,写了一本《宋史翼》,才把宋慈补进去,此时宋慈已经辞世600年。陆心源编写的史料来自于南宋诗人刘克庄为宋慈写的墓志铭。刘克庄与宋慈可谓莫逆之交。宋慈去世前就嘱托家人请刘克庄来写他的墓志铭。在宋慈去世10年后,宋慈的儿子才找到刘克庄,刘在墓志铭中回顾了宋慈的一生,一共2000多字,除了《洗冤集录》之外,这是这位“大宋提刑官”“法医学鼻祖”唯一的存世资料。


相关资讯

  • 中科院博士将新一代DNA技术用于公安实战

    2013年从中国科学院博士毕业,他成为光谷一家基因检测公司实验室主任,2016年,考入武汉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物证室担任法医。如今,33岁的吴玉剑已成为武汉警方新一代DNA测序技术研究的排头兵。放弃高薪加入警营,他说...

    2018/5/8 21:50:52
  • 7年探索首创海南特色热带法医学邓建强

    邓建强说,但死后尸体变化试验仅是法医学中最基础的试验,还有更多的领域需要去探索:比如海南岛生长着大量热带植物,这就需要和海南植物学、中医药学研究机构合作,从千万种海南独特的有毒植物中进行筛选甄别,建立一套海南独特...

    2018/5/3 22:09:54
  • 从事25年法医工作是怎样一种体验?

    且不说尸体肿胀,呈现出吓人的“巨人观”,就算你站得远远的,江风带过来的腐败气味都能呛得人满地打滚。夏天前往江边勘查浮尸,周焕金每每遇到的场景是:浮尸表面被密密麻麻的黑头大苍蝇遮严,近前俯身,成百上千的苍蝇骤然惊飞,直往人脸...

    2018/4/8 21:45:59
  • 渴求真相的南京法医姜鹏

    我的老师曾经说过,在业务上的争论没有限度,面红耳赤、据理力争的状态是他最乐意看到的,因为争论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让大家更接近真相。法医病理学鉴定本来就是去粗取精、去伪存真、逐步接近真相的过程,鉴定人只要做到了对科学负责...

    2018/4/5 0:41:38